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回到完整页面
«返回

内容

中国政府发布《中国的核安全》白皮书

 

  《中国的核安全》是中国政府发表的第一部核安全白皮书,白皮书全面介绍了中国核安全事业的发展历程,阐述中国核安全的基本原则和政策主张,分享中国核安全监管的理念和实践,阐明中国推进全球核安全治理进程的决心和行动。
 
  白皮书全文约1.1万字,由前言、正文和结束语组成。白皮书以中、英、法、俄、德、西、阿、日等8个语种发表,由人民出版社、外文出版社分别出版,在全国新华书店发行。
 
中国的核有多安全?
 
  截止到今年的6月底,中国大陆共有47台运行核电机组,19座在役民用研究堆和临界装置,18座核燃料循环设施、2座中低放废物处置厂。这些设施的运行都保持了一个良好的安全记录。特别是核电厂的指标,我们从来没有发生过国际核与放射事件分级表(INES)二级及以上的事件或事故;一级事件每年是非常低的;零级的偏差是没有安全意义的,仅用于经验反馈的事件,零级的偏差每年呈下降的趋势。我们国家核安全水平保持了世界前列。14.2万枚的在用放射源,18.1万台(套)射线装置安全水平也是非常高的,事故率每年每万枚低于1起。11台在建核电机组的建造质量是受控的,是在我们的监督管理之下,对发现的建造质量问题都一一得到了妥善的解决。
 
中国为什么要继续发展核能?
 
  中国是一个核大国,发展核能是中国政府既定的方针政策,尽管日本福岛事故以后,有些国家有去核的趋势,但是你看看当今世界的主要的核大国,特别是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这些国家基本都还是坚定地发展核能,继续地发展核能。所以,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研究报告里也表明,继续发展核能是国际上一些国家的重要的选项,对于中国来说,中国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决定了我们必须发展清洁、高效能源,这样才能进一步地保护环境,促进蓝天保卫战更好地实施。从调整能源结构讲,中国要发展清洁能源。
 
  从保障能源的安全方面,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必须在能源方面是多选项的,是多种能源构成的结构。所以,从能源多样性的角度,除了火电、水电、新能源以外,核能是作为一个重要选项,当然中国的政策是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发展核能。这是第二个方面。
 
  第三,从全球气候变化的角度,控制二氧化碳排放,这还是回到环境问题,也需要一些二氧化碳零排放的能源构成,核能也是一个重要的选项。在这方面,中国政府积极吸取了日本福岛核事故的经验教训,进行了安全技术改进。同时,我们认为中国的核电厂址发生像类似日本福岛那样的地震+海啸极端自然灾害的可能性极小。同时,针对这样的事故,对厂址进行了全面的重新评估,对核电厂进行了安全改进,就它的供电、供水和应急保障、应急措施全面作出了安排,中国核设施的安全水平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中国是在保障安全的基础上发展核能,这也是一个核大国做出的战略选择。
 
关于新的核电项目
 
  前不久中国能源局已经发布了国务院在今年年初核准的几个新核电项目,目前这些核电项目正在积极的前期准备过程中。在未来几个月,像福建的漳州核电项目、广东的惠州太平岭核电项目就会在通过安全审查以后陆续进入到正式的开工建设过程中,现在都在进行厂址的前期准备。
 
关于中法乏燃料后处理合作项目
 
  这个项目在中法两国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和推动下,目前正在积极推进,有关商务谈判基本接近尾声。在这方面除了商务谈判以外,同时推进的还有两国在安全标准方面的统一,在核安全监管方面加强两国的合作,所以这个项目目前在正常进行过程当中。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两国会在乏燃料后处理方面的合作项目上取得更大进展。
 
  中国实行的是乏燃料闭式循环,反应堆使用过的燃料卸出来以后我们称之为乏燃料,这个乏燃料本身还可以继续把里面的铀通过核化工厂提炼出来,进行进一步的资源再利用。
 
  乏燃料的后处理工厂就是一个核化工厂,而且这个核化工厂是一个低温/常温、常压的工厂,通过化学工艺把乏燃料里面的铀和钚提取出来以后,制造新的燃料元件,用于核电的运行。在中国的核燃料闭式循环里,乏燃料后处理是一个重要的环节,中国实行乏燃料后处理,必然会建立后处理厂。在这方面,有我们自主建设的,也有通过中法合作建设的商用后处理厂,这些工作都在积极推进过程中。在这个过程中,涉及到的公众沟通问题,实际上就是乏燃料后处理厂在选址过程中,可能需要更多的与当地政府、当地老百姓积极进行沟通,宣传后处理厂的安全选址、安全设计、安全建造、安全运行,使得后处理厂在运行过程中不会向周边环境排放放射性物质,不会对周边公众造成影响。所以,中国的后处理厂也是中国的一类核设施,对这类设施我们国家有严格的安全标准。
 
关于放射性废物
 
  放射性废物安全是中国从核能发展以来就一直关注的问题,所以中国不论是在中低放废物还是在高放废物的处理处置方面都做了规划战略的安排,包括现在中低放废物处置厂已经建立了两座并且在安全地运行。
 
  下一阶段,中国还会在发展核电的省份陆续建造五个左右的中低放处置厂,中国对高放废物处置现在正在进行地下处置厂试验室的立项和研究开发,这个立项也会很快进入到实质性的进展阶段。所以,高放废物处置会把放射性活度很高的那一部分放射性废物放到远离人类的生物圈范围内,安全的、长期的处置起来。这也是中国的既定的在发展核能过程中一个全产业链政策的一部分,所以做好放射性废物处置,保障我们子孙后代的安全,也是核企业和中国政府的责任。
 
关于解决"邻避"问题
 
  协调核电发展、解决"邻避"问题,我觉得要做好以下几个方面工作:一是提高认识。相关政府和企业一定要把"邻避问题"作为一个重要的问题来处理。在项目前期做好规划,把工作做在前面,协调好各方面的利益关系。二是落实各项法规制度。《核安全法》在第五章专门制定了信息公开和公众沟通的要求。对公众参与作了制度性的安排,所以一定要依法做好公众的公开和沟通。三是加强科普宣传。要充分发挥媒体、企业、社会组织的作用,加强核安全的宣传,包括对大中小学生的核安全知识的普及和教育,对核设施周边利益相关的老百姓的宣传和普及。四是完善利益补偿机制,通过税收、财政以及用地补贴等各项政策,完善核设施周边居民的利益补偿机制,既要让大家了解核设施的安全状况,也要让大家通过核能的发展对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教育事业、老百姓的福利给予关注,形成一个良性的互动。
 
关于中美核能与核安全合作
 
  我们注意到美国商务部8月中旬将中广核集团有限公司和下属的三家公司列入到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美方此举泛化了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出口管制措施,不仅对中国企业造成伤害,也对包括美国在内的相关国家企业造成了影响。对此,中方坚决反对美方通过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政策伤害中国以及世界各国的利益,希望美方停止有关错误做法,坚持通过平等协商解决问题。同时,我也想就中美核能与核安全合作再讲四点:
 
  第一,中美核能合作是互利互惠的。中美两国都是核大国,都建立了完整的核工业体系,当然美国的核能与核安全水平是世界领先的,中美两国通过实质性的核能合作,引进四台AP1000核电机组,在中国成功的建造、调试、运行,中美双方的企业都得到了实惠,而且是自觉自愿的。
 
  第二,中美两国在核安全方面的合作。在过去的35年中,中美两国在核安全方面的合作是愉快的、友好的,富有成效的,取得了积极的成果。两国通过互利合作,促进了两国核安全水平的提升,因为核安全没有国界,所以即使在中美贸易摩擦这样的背景下,我相信中美两国政府在核安全方面的合作也是不会受到影响的。
 
  第三,除了中美核能合作以外,中国和法国、俄罗斯开展了卓有成效的核能合作,一些重大项目,包括核电厂、乏燃料后处理厂,都取得了实质性的进步。所以说,中国的核能合作是全方位的,并不是只与美国一个国家开展合作。
 
  第四,美方通过核限令对中国企业进行限制以后,我相信中方企业一方面会加强研究开发,不断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另一方面,世界核能合作的市场是广阔的,除了中美合作以外,还有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友好合作。所以,核限令可能最终伤害的还是美国自己的企业。
 
来源:中国核工业